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高端访谈

89岁慈母养育残障继子62年称吃苦是当妈本分

2018-09-28 15:35:55

宜昌市夷陵区鸦鹊岭镇新场村安卧于田野丘陵间。在当地

89岁慈母养育残障继子62年称吃苦是当妈本分

,89岁的李大秀照顾残障继子雷克俊40年的故事传为佳话。

今年2月,曾到李大秀家采访。临别时,李大秀说,抚养儿子22年,再照料残疾的他40年,吃再多的苦,是我这个当妈的本分。

用慈母之爱,李大秀将年幼的继子扶养成人;用慈母之情,将植物人继子的生命唤醒。62年、两万个日夜的含辛茹苦,大爱慈母李大秀用默默付出感动了无数乡邻。然而,3天前,这个坚强老人却倒下了,陷入了昏迷,但心脏仍在跳动,也许放心不下儿子吧

27岁的新娘当了后妈

我会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养

1952年,李大秀嫁到新场村,做了村民雷开新的新娘子。结婚时,李大秀27岁,而雷开新已经有个1岁多的儿子,就是雷克俊。

今年2月,面对采访,白发苍苍的李大秀回忆说,在当时的农村,没有人认为后妈会好好带孩子。但李大秀当时告诉雷开新,你放心吧,我会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养。

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李大秀说:只要我有了自己的儿,你把雷克俊带得再好,别人都要说冤枉话,我干脆就不生了。听着继母的话,63岁的雷克俊坐在旁边憨憨地笑,他手脚不便,只能生硬地抓住继母的手,靠着她的肩膀。

60年代中期,李大秀一家三口省吃俭用,建起了三间土墙房,此后一家人在这里居住了近50年。李大秀一直把雷克俊当宝贝一样带,因为她自己没再生育,雷克俊就成了这个家里两代单传的独苗苗。

生活虽然清苦,但一家人却在清苦中自得其乐,村民们看着李大秀对继子雷克俊的好,纷纷夸赞。

然而,人有旦夕祸福。1974年初,23岁的雷克俊外出,乘坐手扶拖拉机回家时遭遇车祸,身受重伤,一度成了植物人。忆及当日情景,李大秀浊泪纵横:好好的儿啊,一下就弄成了那样,伤心啦!

63岁的残障继子感恩

如果没有我妈,我可能已经死了

总要想办法让儿子再醒过来。李大秀开始四处奔走,为儿子求医问药,每天帮他擦洗,睡觉时帮他翻身。昏迷中的雷克俊大小便失禁,有时一天要洗好几次床单。遇上冬天,床单不容易干,只好放在火堆旁烤干。

大半年后,在李大秀的悉心照料下,雷克俊奇迹般地苏醒过来。儿子醒来那天,李大秀在丈夫面前失声大哭,她说:我高兴。

儿子虽然醒来,但幸福并没有随之而来。雷克俊的双腿日渐萎缩无力,从此落下终身残疾,掌握不了身体平衡,无法正常行走,说话的能力也逐渐丧失了。车祸之后两年,雷克俊卧床不起,生活起居都是李大秀一手一脚服侍的。

照顾残障继子,本已十分辛苦,但不幸再次降临到这个贫寒的家庭。1992年,丈夫雷开新因病卧床不起。

从此,李大秀的担子更重了。新场村村支书胡继林说:负担不止增加一倍,多了一个人要照顾,还少了一个种地挣钱养家的人,生活简直没法过了。今年2月,李大秀回忆起那段艰苦时光,这个凭借一手之力撑起整个家的老人说:当时,天天都有想死的心。

9年后,雷开新撒手人寰,留下李大秀和雷克俊母子俩相依为命。

母子俩住的是土坯房,年久失修,下雨天会漏雨。每逢阴雨天气,她都会细心地在儿子的床上搭一层塑料布,生怕雨水漏下来淋到儿子。

这些年的每天清晨,李大秀都是清早起床,为儿子准备饭菜。由于年事渐高,李大秀只能坐在椅子上炒菜,然而动作已显艰难。知道儿子喜欢吃饺子,她时常不辞辛苦地和面、擀皮,为儿子包饺子。每次,总得花上几个小时。

如果没有我妈,我已经死了。说起李大秀,雷克俊虽然吐词不太清楚,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

62年默默付出感动乡邻

他们太不容易了,必须帮一把

如今,老母已是耄耋之年,儿子也已年过花甲。生活上只能依靠政府每人每年1000多元的低保。

李大秀说,平时吃的菜,大多是住在隔壁的侄儿媳妇送的。即便如此,每顿饭,老母亲都会把好吃的留给儿子。

几年来,李大秀数十年如一日照顾继子的故事,逐渐流传开来,感动无数乡邻,不少人向坚强面对生活磨难的母子伸出了援手。

村里的电工文汇东就是爱心人士之一。近10年来,与李大秀母子同村的他时常义务帮忙检查线路、更换灯泡、交电费。电工陈刚红以及鸦鹊岭镇供电所的同事们为母子俩送来了电视、电风扇、烤火炉等生活用品。逢年过节时,村民们也会送来鸡蛋、青菜、猪肉

去年11月初,夷陵区供电公司募集善款5.17万元,准备帮助母子俩建一个温暖的新房子。宜昌市供电公司得知此事后,当即捐款1万元。去年12月3日,在李大秀母子简陋破旧的土坯房旁,新房正式开建。12月31日,李大秀和继子雷克俊高高兴兴地住进了新居。

当时,88岁的李大秀老人高兴地说,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,好日子真的来了,我还想多活几年,照顾这个儿。这个儿雷克俊已经62岁,站在继母身边,继母拉着手扶住他,一直没有放开。

倒下前2个月还担心继子

万一我不在了,他可怎么办呢

今年2月18日,李大秀正在与说话时,雷克俊要上厕所。李大秀拿着竹拐杖,刚要递过去,雷克俊一个不平衡,倒在地上,脑袋碰在了椅子上。

李大秀一声惊呼,往雷克俊那边扑去。伸手,和她一起扶起雷克俊。雷克俊坐起来,揉着额头憨憨地说:哎呀,我的妈呀,好疼。

看着儿子叫痛,李大秀的泪水流了下来。她擦掉儿子衣服上的灰,打来热水,给他敷额头。临走时,李大秀泪水还没干:我真还想多活几年,好照顾这个儿几年,万一我不在了,他可怎么办呢?

然而,老人终究是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行了。她说,多年来,一身的病痛一直折磨着自己,说不定哪天就要倒下。

谁也没想到,老人的话一语成谶。4月1日上午,89岁的李大秀老人在家突然昏迷,邻居发现后迅速将她送入医院抢救。陷入最后的昏迷前,李大秀还在医生面前喃喃自语:俊儿3天来,李大秀的呼吸渐渐弱了下去,只有心脏还在微弱地跳动。

去医院探望了婶娘的侄媳妇回来说:她还咽不下最后一口气,肯定是放心不下儿子。

昨日下午,面对前来照顾自己的邻居和亲友,雷克俊一直在憨憨地焦急地问:我的妈呢?

亲人们都不能回答,只能转头悄悄抹去泪水。楚天都市报讯王功尚特约周莹通讯员何英李振温张国荣摄影:王永胜




沪指两度冲击2200点未果短期回调不改总体趋势
男子郁闷找前妻发泄 见要报警拿菜刀狂追
乌克兰总统已准备好与俄罗斯全面开战普京回应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